开美容会所失败后我堕落到抽烟喝酒买春

  • 时间:
  • 出处:淡蓝玫瑰
  • 作者:admin

在上海一家涉外酒店开美容会所,当时脑子一热就执着的行动了。品牌商吹嘘的加盟政策一开始是另我异想天开的。承诺免费宣传、免费培训...等等。


等租下了酒店四楼,月租四万元,不包含水电,开始感觉这个成本要实现盈利,没个两年时间都难。品牌商说的半年实现盈利简直痴人说梦。


一开始感觉还不是特别糟糕,除去硬件成本和五名技师、一名店长的工资,虽然每月亏损万元,但好歹能看到新客人在慢慢的走进来。


美容产品都是品牌商直接供货,包括装修设计和美疗师培训都是他们在提供帮助。一开始还算热情的,毕竟是给了加盟费的。不算是加盟费,但是捆绑美容产品,等于是买他们产品负的押金,签的合同是两年。


后来,他们开始明的暗的向我推销新产品、新仪器。关键是这个品牌声誉出现了危机,且效果不被顾客接受。我会所开了五个月了,回头客星星点点。向品牌商求助,他们开始忽悠和玩套路了,都是要我再掏钱升级设备。


我自己有去花很多时间研究,包括网上查了异性spa服务,有打算招几名小帅哥做美容师。


淡蓝玫瑰女子异性spa-有温度有氛围有情趣的身心灵愉悦方式


可一是,管理是个问题,现在的年轻小伙都不太守规矩,怕影响现有女技师的情绪,以及担心与女客人发生摩擦;

二是,现有客源,女技师都才拿个底薪,男技师要进来,那是僧多粥少,要辞退几名女生吗?这不行,培训已经花了成本,她们要辞职,我还得拼命挽留呢;

三是,在人家知名酒店做这样的服务,会不会被指指点点呢?虽然男技师给女人按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,可毕竟整个城市都还没有一家这样的会所;

四是,我只是网络上看到的异性spa需求大,我也知道手上的顾客很多有这种需求,但是我从没接触过这种运营模式,甚至我自己都没让男按摩师服务过,这要怎么起步呢?

开会所时脑子热的想法已经迟到苦头了,现在想招男技师做自己品牌的女子会所,那只是在脑子里不停的想,一直在酝酿,却再没有当初那样的勇气去实施了。


现在品牌商耍赖,美容店里亏损依旧每月万元左右。当我清醒感受到盈利无望时,我决定主动关了它。


第一次创业就这么短暂的以彻头彻尾的失败终结,总计亏损约40万左右。在家里免不了要因为这事吵架,老公一句话,你这头发长见识短的败家女人,我无言以对。


这次的失败,倒不会因为亏了几十万而吃不好睡不着,可信心跌倒谷底,人变得懒散,感觉自己做不了什么事。近一个月都是做完家务,背着老公和孩子,自己一人发呆。


感觉这样下去会一蹶不振,我在想用任何方式来刺激自己麻木的神经了。先是抽烟,一个人静坐着吞云吐雾,烦恼也好像能烟消云散一样。然后主动约姐妹,甚至自己独自一人去或嗨吧或静吧喝酒,白的、红的...,看心情喝。


坐在昏暗房间沙发上抽烟的空虚寂寞女人


再到后来,心里居然会想找男人寻刺激。第一次主动联系了一家男技师会所,我都惊讶,自己怎么就那么从容,好像经常关顾一样。


第一次脱光了一丝不挂,让男按摩师推油,那种感觉就像第一次被男友压在床上一样。每一次被沾满精油的陌生男人的手触摸,身体都像触电一样抖动。我和老公这两个月不和,虽然也有性生活,那不过就是他把我当发泄工具而已,毫无情趣感。


现在特别享受被男人伺候着,还有那甜言蜜语的夸赞。他才24岁,刚做男技师没几个月,按摩手法无法形容,反正问他穴位,他也不懂。不过那只是打破尴尬的话题,我才不在乎专业与否,我对他的调情功底还是赞许的。所以我厚着脸皮要了他的联系方式。


没多久,当寂寞涌上心头,我约了他。去隔壁城市,旅游,找他做伴游,有偿的。他故作清高拒绝了几次,最后还是答应了。我知道没人会在人民币面前摆尊严,况且我还是一位令很多男人想入非非的姿色不俗的女人。


那天晚上先去喝酒,可能是我近几年喝的最疯的一次。到凌晨两点,我已经勉强还能看清眼前的人是男是女。他扶着我到停车场,外面下着雨,我两都无法开车,只好上车休息。


雨越下越大,我的肢体已经被酒精麻醉,但脑子还是清醒的。我知道此行的最终目的不是旅游,而是买春。借着酒劲,我双手箍住他脖子亲吻他嘴唇。他的野性被激发了,把我压倒,麻利的就褪去了我身上的衣服。在狭小的空间内,他依然做足前戏,从额头舔到脚背,然后咆哮者征服了我。


蓝色玫瑰主题spa按摩房


可能没有比这更让我兴奋的了,我知道买春之旅才踏出第一步。无论会否感觉到是在堕落,我只知道青春男人的肉体带来的愉悦感能激发我再次创业的冲动。

猜你喜欢